马克思故乡的求索之旅:中国共产党人在德国

(中共百年华诞)马克思故乡的求索之旅:中国共产党人在德国

中新社柏林6月9日电 题:马克思故乡的求索之旅:中国共产党人在德国

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马克思故乡的求索之旅:中国共产党人在德国

德国是卡尔·马克思的故乡。距今近百年前的20世纪20年代初,周恩来、朱德等中国共产党人曾在德国柏林、哥廷根等地学习和从事革命活动。中新社记者近日分别在哥廷根和柏林深入探访了革命先驱们留下的印记,感悟百年前的中国进步青年远涉重洋、探寻真理的求索历程。

哥廷根的“中国客人”

位于德国首都柏林以西300余公里的小城哥廷根,是欧洲著名的大学城。历史上,高斯、黎曼、普朗克等一大批享誉世界的学者都曾在哥廷根工作和生活。时至今日,哥廷根大学仍是欧洲最顶尖的学府之一,产生过4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

20世纪20年代初,不少中国学生开始前往哥廷根学习。哥廷根大学东亚系研究员安德烈亚斯·魏斯(Andreas Guenter Weis)提供的数字显示,1920年至1944年间,曾有103位中国学生就读于哥廷根大学。

在这批中国留学生中,其中一位便是日后的新中国十大元帅之首——朱德。

哥廷根市档案馆前馆长库恩女士长期致力于搜集整理朱德在哥廷根留下的历史资料。得知记者此行的目的,已年近九旬的库恩坚持邀请记者前往家中。翻开数本厚重的资料和影集,她讲述了朱德与这座城市的缘分。

根据美国记者史沫特莱采访朱德后撰写的传记《伟大的道路》,朱德1922年9月搭上法国“阿尔及利亚”号轮船,“去探寻解救国家的秘密”。朱德旅德的第一站是柏林,他在这里见到了周恩来,并由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柏林短暂逗留后,朱德转往哥廷根,就读于哥廷根大学。

哥廷根市档案馆珍藏着朱德当年的户籍登记卡等历史文献。早已泛黄的卡片显示,朱德1923年5月抵达哥廷根后的第一个正式住处是在今天的韦恩德兰特大街88号。之后,他搬到了普朗克大街3号,并一直在此居住至次年离开哥廷根。

哥廷根大学档案馆负责人贝温克尔博士(Dr. Holger Berwinkel)专门为记者调阅了朱德当年的学籍卡和课程表等原件。档案显示,朱德当年就读于哥廷根大学哲学系,曾选修“哲学导论”“欧洲社会史”“当代民主”“伦理学主要问题”“哲学史概论”等课程。

学业之外,朱德积极从事政治活动。当年的中国留学生曾经成立“哥廷根中国学生会”,朱德担任了学生会第二任主席。哥廷根市档案馆如今仍能见到中国学生会向警方申请发放传单的信函以及一份名为《中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传单,用德文向德国民众介绍帝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的暴行。

库恩曾撰文纪念这段历史。这篇题为《哥廷根的中国客人》的文章写道,人们推测,朱德在哥廷根期间曾用大量的时间与其他中国同学探讨政治和军事问题。

1986年12月1日,朱德诞辰一百周年之际,哥廷根市在普朗克大街三号朱德故居外墙安放了纪念铭牌,上面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朱德,1923-1924”。时任哥廷根市长的阿尔图尔·莱维亲自登上梯子,为纪念牌揭幕。

周恩来和朱德的柏林岁月

相比哥廷根的清幽,魏玛共和国时期的首都柏林已是欧洲最繁华的大都会之一,有“黄金二十年代”之称。

曾在德国出版《中国人在柏林》(1997)和《中国人在德留学史(1861-2001)》等专著的中国德国历史学会常务理事孟虹向记者表示,周恩来于1920年从天津以勤工俭学的学生身份抵达法国,后于1922年3月从巴黎搬到柏林,并往返于两地之间。

1972年7月,西德联邦议会外交委员会主席、反对党基民盟副主席施罗德成为新中国成立后首位访华的西德政要。施罗德在与库恩的通信中回忆道,周恩来在会面中向他提及,自己在柏林期间曾居住在康德大街。

据熟悉这段历史的柏林自由大学学者余德美(Dagmar Yu-Dembski)考证,周恩来曾居住的地址应在今天的康德大街117号附近。早在20世纪20年代,康德大街便已经开设有多家中餐馆和中国商店,成为与汉堡圣保利齐名的小“唐人街”。周恩来在柏林期间的一项重要工作便是团结中国学生中的先进分子,接受马克思主义理论,建立共产主义组织。同一时期,朱德领导的中国留学生会亦设在康德大街。

1922年6月,周恩来与其他留学生代表在巴黎成立了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孟虹指出,与朱德一边从事政治活动,一边开展学业相比,这时的周恩来已成为一位职业革命者,他同时还担任天津《益世报》等报纸的记者,向国内发回他对欧洲工人运动等时事的观察。

返回柏林后,朱德积极参与政治活动,曾因参加抗议镇压保加利亚革命的集会而两度被德国警察逮捕。

1924年,周恩来回国投身革命事业。1925年,朱德因形势变化被迫离开德国,先是前往苏联学习,后于1926年回国。

“找到了理解中国过去和现在的一把钥匙”

朱德曾向史沫特莱回忆离开德国后,乘船横渡波罗的海时的感想。史沫特莱写道:“在他看来,过去的中国革命为什么失败,现在的革命怎样挽救,都有了解释。革命的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的联盟,是中国未来胜利的关键。”

“认识了历史发展的规律,结合其他的研究和经验,我就找到了了解中国历史——过去和现在——的一把钥匙。”朱德告诉史沫特莱。

安德烈亚斯·魏斯认为,周恩来在德国期间接触到德国共运先驱罗莎·卢森堡和卡尔·李卜克内西遭杀害的历史,令他意识到没有一支军队,革命不可能取得成功。

余德美表示,周恩来和朱德的旅欧岁月对于中国后来走出独立自主、通向强盛的道路有着重要意义。她说,经历曲折和探索,中国如今在全球舞台上已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现代化国家。

库恩上世纪80年代末曾应朱德夫人康克清邀请赴华。过去三十余年间,中国取得的巨大发展成就令库恩印象十分深刻。她告诉记者,“今天的中国和我当年所见到过的中国相比,已经是全然不同的模样了。”(完) 【编辑:黄钰涵】